李贽

李贽(1527~1602),汉族,福建泉州人。明代官员、思想家、文学家,中古自由学派鼻祖,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初姓林,名载贽,后改姓李,名贽,字宏甫,号卓吾,别号温陵居士、百泉居士等。嘉靖三十一年举人,不应会试。历共城知县、国子监博士,万历中为姚安知府。旋弃官,寄寓黄安、麻城。在麻城讲学时,从者数千人,中杂妇女,晚年往来南北两京等地,被诬,下狱,自刎死。他在社会价值导向方面,批判重农抑商,扬商贾功绩,倡导功利价值,符合明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要求。李贽著有《焚书》、《续焚书》、《藏书》等。

当然,关于麻城芝佛院,最著名的当然要属李贽在这里发表的一篇文章《题孔子像于芝佛院》。在这篇文章中,他驳斥了千百年来人们对孔子圣人形象的刻板印象,认为孔子和普通大众一样都是凡人,所以孔子所提倡的言论应该以批判的眼光去看待,不以孔子是非为是非。这点严重触及到了以维护正统为宗旨的东林党人的利益。他本人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所以在芝佛院的讲学与之前的学堂甚至东林书院的讲学具有明显的不同。于是东林党人冯应京便让手下焚烧了芝佛院。

图片 1

万历二十五年,李贽应巡抚梅国桢之请往山西大同,着《孙子参同》,修订《藏书》。秋,到北京,住在西山极乐寺,撰成《净土诀》,次年春天到南京,将自己的零星着作汇成《老人行》,并再度研究《易》,撰写《易因》,最后编订其巨着《藏书》。《藏书》共68卷,系纪传体史论,论述战国至元亡时历史人物约800人,对历史人物作出了不与传统见解苟合的评价,旨在反对儒学。如他赞扬秦始皇是"千古一帝",武则天是"政由己出,明察善断"的"圣后"。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李贽认识了在当时文学上反对复古主义的公安三袁兄弟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次年,袁宏道(字中郎)又来麻城访李贽,二人并同至武昌。《公安县志》袁宏道传载:时闻龙湖李老,冥会教外之旨,走西陵质之。李老大相契合,赐以诗。留三月余,殷殷不舍,送之武昌而别。袁宏道之兄袁宗道,对李贽也表示倾仰,自认为能够了解李贽的一人。他在答李信中说:不佞读他人文字觉懑懑,读翁片言只语,辄精神百倍,岂因宿世耳根惯熟乎?云中信使不断,幸以近日偶笔频寄,不佞如白家老婢,能读亦能解也。(白苏斋类集卷一五)万历二十三年(1595)袁宗道致李贽一面,更为推崇:翁明年正七十,学道诸友,共举一帛为贺。盖翁年岁愈久,造诣转玄,此可贺者一。多在世一日,多为世作一日津梁,此可贺〔者〕二。(白苏斋类集卷一六李宏甫)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李贽在朝廷为官,但是因为清廉,所以并没有多少积蓄,再加上他的原生家庭比较贫困,所以芝佛院是李贽在弃官之后在朋友的资助下修建的一座寺庙。

从行为上讲,耿定向是在朝为官,谋求仕途的发展,而李贽则是在野,思想倾向于禅宗讲道、讲禅,那么耿定向对李贽的态度发生变化也就容易理解了。史传称:“后渐恶之,贽亦屡短定向。士大夫好禅者往往从贽游。贽小有才,机辨,定向不能胜也。”从道理上讲,耿定向说不过李贽,就依仗权势来压制他。定向的弟弟耿定理则与其兄不同,《明史》称:“定理终诸生,与定向俱讲学,专主禅机。”

李贽12岁就写出《老农老圃论》,把孔子视种田人为"小人"的言论大大挖苦了一番,轰动乡里
。26岁中举人
。30岁至45岁为官,先后任河南辉县教谕、南京国子监博士、北京国子监博士、
北京礼部司务、南京刑部员外郎和郎中,最后出任云南姚安知府。

李贽,明代官员、思想家、文学家,中古自由学派鼻祖,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推荐的历史名人李贽的故事,希望各位看官能感兴趣哦。

马绘宇:《论“李贽”异端思想的伦理内蕴及启示》,江苏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年

贽为姚安知府,一旦自去其发,冠服坐堂皇,上官勒令解任。居黄安,日引士人讲学,杂以妇女,专崇释氏,卑侮孔孟。后北游通州,为给事中张问达所劾,逮死狱中。

万历三十八年,李贽的学生汪可受,以及梅掌科、苏侍御捐银钱为其树碑。据说"卓吾血流二日以殁,惨闻晋江,士庶甚闵,于晋江西仑作温陵先师庙,颇奉香火,后毁于兵燹。"

万历五年(1577),出任云南姚安知府,在公余之暇,仍从事于讲学。他居官的准绳是一切持简易,任自然,务以德化,而且自治清苦,为政举大体。他还在府衙的楹柱上写了两副对联。其一是:从故乡而来,两地疮痍同满目;当兵事之后,万家疾苦总关心。其二是:听政有余闲,不妨甓运陶斋,花栽潘县;做官无别物,只此一庭明水,两袖清风。袁中道的李温陵传记他此时,法令清简,不言而治。每至伽蓝,判了公事,坐堂皇上,或置名僧其间。簿书有隙,即与参论虚玄,人皆怪之。这颇似罗汝芳的作风。当时云南边境少数民族很多,上官严刻,他说:边方杂夷、法难尽执,日过一日,与军与夷共享太平足矣(焚书卷四豫约感慨平生)。在姚安居官三年以后,他厌恶簿书的生活,袁中道记他久之,厌圭组,遂入鸡足山,阅龙藏,不出。御史刘维奇其节,疏令致仕以归。

许苏民:《论李贽思想的历史地位和历史命运》,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耿定理不为官,不谋富贵,一心与李贽讲道,故耿定理一死,李贽便只能离开黄安了。关于李贽本人的经历,在《明史·耿定向传》亦有言及,其云:

李贽的一生充满着对传统和历史的重新考虑,这也是明朝后期社会思想变革的一个聚焦般的体现。

历史名人李贽的故事:怪异的宗师

所以芝佛院是李贽辞官之后个人思想升华传播的地方,在这里他的身份从之前的管理者转向了后来的思想者,但是也正是他的这个举动,造成了他后来的人生遗憾。

图片 2

万历三十年,礼部给事中张问达秉承首辅沈一贯的旨意上奏神宗,攻讦李贽。最终以"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罪名在通州逮捕李贽,并焚毁他的着作。李贽入狱后,他坦然说道:"名山大壑登临遍,独此垣中未入门。病间始知身在系,几回白日几黄昏。"
后来听说朝廷要押解他回福建原籍,他感慨地说:"我年七十有六,死以归为?"三月十五日,李贽留下一偈:"壮士不忘在沟壑,烈士不忘丧其元。"以剃发为名,夺下理发师的剃刀割断自己的喉咙而死,享年76岁。
死后,马经纶把他收葬于北京通州北门外马寺庄迎福寺侧,今墓地尚在,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

万历三十年(1602年),李贽七十六岁。春二月,遗言身后白布盖尸,土坑埋葬,似从回教葬仪。同年礼部给事中张问达秉承首辅沈一贯的旨意上奏神宗,攻讦李贽。最终以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罪名在通州逮捕李贽,并焚毁他的著作。李贽入狱后,明日,大金吾置讯。侍者掖而入,卧于阶上。金吾曰:若何以妄著书?公曰:罪人著书甚多,具在,于圣教有益无损!大金吾笑其倔强,狱意无所置词,大略止回籍耳。听说朝廷要押解他回福建原籍,他感慨地说:我年七十有六,死以归为?又说:衰病老朽,死得甚奇,真得死所矣。如何不死?狱中写下绝命诗: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今不死更何待?愿早一命归黄泉。三月十五,呼侍者剃发,夺其剃刀割喉,气不绝者两日,三月十六日(公历5月7日)子时气绝,享年76岁。东厂锦衣卫写给皇帝的报告,称李贽不食而死。死后,马经纶收葬于北京通州北门外马寺庄迎福寺侧(现北京通州西海子公园内),今墓地尚在,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

李贽(1527~1602),汉族,福建泉州人。明代官员、思想家、文学家,中古自由学派鼻祖,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初姓林,名载贽,后改姓李,名贽,字宏甫,号卓吾,别号温陵居士、百泉居士等。嘉靖三十一年举人,不应会试。历共城知县、国子监博士,万历中为姚安知府。旋弃官,寄寓黄安、麻城。在麻城讲学时,从者数千人,中杂妇女,晚年往来南北两京等地,被诬,下狱,自刎死。他在社会价值导向方面,批判重农抑商,扬商贾功绩,倡导功利价值,符合明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要求。李贽著有《焚书》、《续焚书》、《藏书》等。李贽弃官后于万历九年(1581)春,应湖北黄安(今红安)耿定理之邀,携妻子女儿到耿家乡黄安天台书院讲学论道,住耿定理家中充当门客兼教师,但和耿定理做大官的的哥哥耿定向意见冲突。耿定向在李贽看来是乡愿、是假道学的代表人物。万历十二年耿定理死去以后,自然与耿定向不能相容,不可能再在黄安耿家住下去了。耿定理死时,李贽有五言长诗三首哭耿子庸(定理字)。其间万历十一年王畿卒,李亦著王龙溪先生告文,对王畿表示敬仰,如称王畿为“圣代儒宗,人天法眼”,又说“先生今既没矣,余小子将何仰乎?万历十二年(1584)十月,李贽从黄安移居麻城,因无馆住宿而返。第二年三月才定居于麻城龙潭湖上的芝佛院。龙潭距城三十里,一般人不易走到。他从此安静地读书著作,与一二相知者讲学。移居麻城的时候,李贽将妻女送回福建,自己孑身居麻城龙潭湖芝佛院,读书著述近二十年,完成《初潭集》、《焚书》等著作。收入《童心说》、《赞刘谐》、《何心隐论》及与道学家耿定向反复论辩而撰写《答耿中丞》、《答耿司寇》等书答、杂述、读史短文和诗共6卷。揭露道学家们的伪善面目,反对以孔子的是非观为是非标准,批判的锋芒直指宋代大理学家周敦颐、程颢、张载、朱熹。李贽倡导绝假还真、真情实感的“童心说”。李贽在麻城还多次讲学,抨击时政,针砭时弊,听任各界男女前往听讲,并受到热烈的欢迎。

《明史·耿定向传》云:“定向初立朝有时望,后历徐阶、张居正、申时行、王锡爵四辅,皆能无龃龉。至居正夺情,寓书友人誉为伊尹,而贬言者,时议訾之。”从这一段话可以知道耿定向属于在朝执政的阵营,至于他的学术思想,其本传云:“其学本王守仁,尝招晋江李贽于黄安。”在思想起源上,他与李贽都属于王艮的泰州学派,二人所走的道路则完全相反,实际上耿定向与弟弟耿定理在为人和思想倾向上也不完全一致。

万历十二年,耿定理去世,他移居麻城
。第二年派人送家眷回泉州,自己一人住在麻城芝佛院,致力于读书、讲学和着述,历十多年,完成《初潭集》、《焚书》等着作。收入《童心说》、《赞刘谐》、《何心隐论》及与道学家耿定向反复论辩而撰写《答耿中丞》、《答耿司寇》等书答、杂述、读史短文和诗共6卷。揭露道学家们的伪善面目,反对以孔子的是非观为是非标准,批判的锋芒直指宋代大理学家周敦颐、程颢、张载、朱熹。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莆京cc http://www.grocities.com/?p=60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