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莆京 历史 › 《人民媒体人穆青传记》出版座谈会进行

《人民媒体人穆青传记》出版座谈会进行

第一次是在1963年秋天,我还是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学校组织到兰考救灾,我们白天翻地,晚上就在党校大礼堂打地铺。洪涝地连茅草也稀少,板结得很瓷实。想那时的情景,同穆青后来写进通讯中的景色差不多:“一幅多么严重的灾荒景象啊!横贯全境的两条黄河故道,是一眼看不到边的黄沙;片片内涝的洼窝里,结着青色的冰凌;白茫茫的盐碱地上,枯草在寒风中抖动……”

焦裕禄在兰考留下的四张照片都摄于这一天。其中,侧身锄地和蹲在地里拔草的两张,系上午摄于老韩陵村的农田;在泡桐树前和手扶泡桐的两张,则是下午摄于胡集大队朱庄村南林地。照片洗好后,刘俊生把四张照片各送给焦裕禄一张。焦裕禄拿着叉腰站在泡桐树旁的那张照片说:“这一张好,这一张好!”

兰考一家乐器有限公司的经理告诉记者,在郑州的那次展销会上,在和来自北京、上海、扬州、天津、苏州等地的参展商的面对面角逐中,由于县领导的大力推销,参展的兰考民族乐器创造了很好的销售业绩,展览会开幕当天,兰考展出的乐器就被经销商订购了6000多件,价值1200多万元。

这是一间摆满各种民族乐器的展厅。梁春杰坐在一架古筝面前,只见他双手拨弄琴弦,音乐声顿时如山间的泉水从他的指尖流出。25岁的梁春杰是河南省一家乐器公司的调琴师。这家公司的产品包括古筝、琵琶、二胡等10多个系列50多个品种,主要销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年产值达3000多万元。这家民族乐器生产公司所在的兰考县,是“焦裕禄精神”的发源地。历史上由于黄河多次在其境内决口改道,兰考生态环境恶劣,形成风沙、盐碱、内涝等“三害”。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当地粮食亩产也仅有50公斤左右。上世纪60年代初,焦裕禄在此做县委书记期间,带领全县人民大量栽种泡桐以改造生态,最终探索出了一条平原沙区“农桐间作”的治理模式。即按照一定密度,将泡桐树栽在农田里,这样不但风沙被治住了,小麦亩产也提高到了400公斤,形成林茂粮丰的格局。由于积劳成疾,焦裕禄英年早逝。他那种艰苦奋斗、开拓进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作风被称为“焦裕禄精神”。兰考人民还把焦裕禄当年栽种的一棵泡桐树亲切地称为“焦桐”。当年的“焦桐”已经变成“焦林”,不但是遮风挡沙的“保护伞”,还成为兰考人民的“绿色银行”: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当地群众利用泡桐开展木材加工,生产乐器和高档家具,逐渐形成产业化。梁春杰弹奏的古筝就全部取材于兰考泡桐。据权威专家鉴定,由于兰考独特的地理位置,其产出的泡桐木质疏松度适中,不易变形,透气、透音性能好,被称为“会呼吸的木材”,是制作民族乐器的上等材料。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兰考县有板材加工企业400多家,个体加工户5000多家,规模以上林业企业50多家,乐器企业24家,年产值50多亿元。产业化链条的延伸在拉动就业方面作用明显,目前,全县“吃泡桐饭”的从业人员达4万余人。记者注意到这样一组数字:2005年,当地有桐木加工企业100多家,年加工量10万立方米,年产值近10亿元。现在企业数量和年产值大为增加,年加工量却减少为7万立方米。兰考板材协会会长、三环木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其命解释说,这种变化是兰考“泡桐经济”产业升级带来的。以一棵普通的成材泡桐为例,如果做建房盖屋的木料,按时价计算,不过三四百元;而加工成古筝、琵琶以及出口日本的榻榻米等高档用品,就可以卖到上万元之多。产业化使得兰考人更加重视“泡桐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兰考县林业局副局长方永旗介绍,目前全县林木年生长量为16万立方米,远高于年加工量。由于坚持“采伐一片、更新一片”的原则,使林业生产步入良性循环。阳春三月,记者在当地采访看到,到处都是成片的树林,一个个村庄掩映其中。尤其是绿油油的麦地里长着一排排桐树,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景观。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兰考县“农桐间作”面积46万亩,林木覆盖率达到20.16%,活立木蓄积278万立方米。全县24万亩荒沙地、26万亩盐碱地、1600个大小沙丘已得到根治,沙荒控制率为98%。兰考县委书记魏治功说:“焦裕禄当年带领大家栽泡桐、治风沙,也许并没想到会给兰考人民留下一座‘绿色银行’,但是从一棵树到一种精神再到一个产业,其间的变迁看似偶然,却是兰考人民坚持生态和经济并重、坚持科学发展的必然。”

正如《人民日报》2014年4月1日的评论《中国新闻史上的一座丰碑——品读〈人民记者穆青传记〉》中说的,“焦裕禄已不再是一个名字,他已超越了一个具体的典型,成为今天、明天‘为人民’的象征。”

这一年快要过去的时候,新华社副社长穆青和国内部工业组组长冯健,到西安筹备国内记者会议,路过郑州时,在河南分社记者会上听周原讲了几个月灾区采访的见闻,很受触动。穆青确定,周原到豫东灾区采访干部群众抗灾情况,他和冯健从西安回来后听线索汇报。

普通而又不普通的泡桐,正成为兰考人引以为荣的一张“名片”。

在焦裕禄干部学院对面,挺立着焦裕禄当年栽植的“焦桐”,小树苗已长成三人合抱的大树……

周原站起来追问:“焦裕禄是怎么累死的?”

现在,唱泡桐戏,念泡桐经,成了兰考的一个重要经济增长点,泡桐加工、民族乐器加工产业已成为兰考的支柱产业。该县最大的企业和最大的纳税大户,都是泡桐开发企业,全县20多万农户中有1/4从事泡桐加工产业,年产值占全县乡镇企业总产值的1/3以上。

这天风和日丽,公交车一进入兰考县境,广袤的原野上就闪出一排排泡桐树。我眼睛一亮:泡桐花开了!一树树泡桐花如嫣紫的华盖,在碧绿的麦田里格外亮眼,令人心头颤动。

1964年10月,新华社河南分社遂成立由张应先、鲁保国、禄祖毅组成的焦裕禄事迹报道小组,前往兰考深入采访。

兰考地处黄河故道,历史上黄河多次在此决口泛滥,风沙、盐碱、内涝严重,当地人称为“三害”。上世纪60年代初,焦裕禄任兰考县委书记时,面对的是1600多个沙丘、26万亩盐碱地和28万亩涝洼地的棘手局面。为根治“三害”,身患癌症的焦裕禄忍着病痛,顶着风沙,深入“三害”最严重的地方查风口、探流沙、搞试验,因地制宜地找到了种植泡桐这一根治风沙的根本措施。泡桐树好种植,耐盐碱,生长速度快,被焦裕禄选为防风固沙树种,带领群众大面积种植,终于击退了风沙,制服了盐碱,使贫瘠的兰考大地焕发出勃勃生机。

泡桐花盛开的时节

“怎么照法?”乐不可支的刘俊生憨直地问。

前人栽树,后人受惠,如今,泡桐树成了当地农民的“绿色银行”,全县1/4的农户从事泡桐加工业,年产值近10亿元,围绕着泡桐树开发的相关产业已成为兰考县的支柱产业。兰考人说:“看到泡桐树,

走进县委大院,想起当年穆青来这里采访的情景。那是1965年12月17日上午,在简陋的红砖平房里,座谈会从白天开到深夜,大家讲述着焦裕禄的感人故事,有一幕强烈震撼了穆青的心。我们在《人民记者穆青传记》里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1990年6月,穆青、冯健、周原再次来到“焦桐”树下。穆青掏出卷尺,贴着树干量树围,不由满脸惊喜:树围已达5米!三位焦裕禄的心灵至交欣喜地获悉,每年,全国各地前来瞻仰“焦桐”的干部群众,不下数十万。令人景仰的“焦桐”,成为赴兰考朝圣追思的必看景物。“焦桐”树下流连,穆青三人益发感到,当年在兰考的跋涉和笔耕,其价值都在这里得到了体现;中国共产党人倾力打造的焦裕禄精神,历经世纪风雨,正如“焦桐”一样蓬勃旺盛,生机盎然。

“看到泡桐树,想起焦裕禄。”这是在兰考百姓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

前来瞻仰的人们举行着庄严的仪式。仅这天上午,就有23个团体前来。据说清明节那天有1.5万人,大巴车从陵园一直排到裕禄大道。

焦裕禄满意地看着孟庆凯,笑着问道:“咱们照相有啥用啊?”

泡桐见证了兰考日新月异的变化,泡桐做成的民族乐器畅销大江南北,小小的泡桐树,让人们对兰考的印象日渐刷新。

焦裕禄干部学院坐落在泡桐林的花海里。习近平总书记2009年栽种的泡桐树枝繁花盛,青春勃发。不远处,桐花掩映中,就是他下榻的学员宿舍。

刘俊生太熟悉这把藤椅了,在他眼中,藤椅简直就是鞠躬尽瘁为人民的焦裕禄的化身。焦裕禄在洛阳矿山机械厂任一金工车间主任时,积劳成疾罹患肝炎。1962年6月,焦裕禄到尉氏任县委书记处书记时,肝炎加重一度腹水,后经中医治疗有所好转。当年12月6日,焦裕禄受命到重灾区兰考县工作后,面对异常困难的局面和艰巨繁重的任务,他把自己的疾病置之度外,奋不顾身地为党工作,肝病日益加重。为了遏制肝区疼痛,焦裕禄办公时,经常把刷子、钢笔、茶杯等硬物顶在藤椅右侧的椅靠上,然后再抵住自己肝部以减轻疼痛。久而久之,藤椅被顶出一个大窟窿。焦裕禄便动手把藤椅上的窟窿用藤条补好。但不久,藤椅又被顶破。有时工作太忙了,焦裕禄就让大女儿焦守凤和大儿子焦国庆帮着补藤椅。

上海的乐器厂家为什么要不远千里来到兰考办分厂呢?问到这个问题,上海一家乐器厂的厂长告诉记者,他们来到兰考建分厂,是经过慎重考虑和充分调研的,主要是因为兰考泡桐十分适合制作乐器,避免了由于气候原因造成的乐器变形、开裂等质量问题;再者就是在兰考可以就地取材,土地、材料、人工等成本开支,要比在上海就地建厂相对低得多,经济效益就有了保证。现在他们的产品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客户常常指名订购他们在兰考生产的产品。

南方的红木棉被称作“英雄花”,在我眼里,泡桐花是北方的花之英雄。你看,泡桐树挺立起伟岸的身躯,站在“除三害”的第一线,抗御风沙,泡桐花吹起了喇叭,那是永不屈服、坚定向前的号角。

穆青像一个运筹帷幄的战役指挥员,下决心调整部署挥师豫东,把兰考作为发起新的战役的突破口。1965年12月17日上午,穆青、冯健、周原走进兰考县委大院。

兰考林业部门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目前,该县拥有桐木加工企业100多家,个体加工户5000多户,其中,产值超500万元以上的板材企业有22家,兰考生产的板材家具、乐器等各种桐木产品不但销往全国各地,还漂洋过海出口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创汇191亿美元。兰考一家生产的桐木刨切单板已占据日本50%的市场份额,月出口额达60万美元,成为豫东最大的出口创汇企业。

我碰上来自河北省枣强县大营镇芍药村的党员学习团。党支部书记王文忠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道德模范,他率队向焦裕禄敬献花篮,深深地三鞠躬。他说,如果我们每个党员都时时处处以焦裕禄为榜样,实现中国梦还有啥难!

周原第一站先到杞县,不料县里正开三干会,县委书记白天开会,晚上又去看戏,派了个不怎么掌握情况的林业局局长来见周原,这使他大失所望。第二天一早,周原跑到杞县汽车站,在小摊上吃完元宵,扭头看见一辆公共汽车准备开出,抓起提包一个箭步蹿上了车。汽车出站上了路,周原才想起来问:“同志,这车是去哪儿?”售票员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周原,没好气地说:“兰考。”兰考就兰考,反正是豫东的地儿!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郑州日报报道,2007年春节期间,10位土生土长的兰考农民艺人应邀做客中央电视台《小崔说事》栏目组,与着名主持人崔永元一起拿兰考泡桐“说事”。

今年是河南人民出版社成立65周年。与会专家认为,通过一本书能够看出一个出版社的能力与责任。65年来,河南人民出版社坚守着“高举旗帜、服务大局、传承文明”的出版使命,推出了一批体现政治责任、学术追求和文化传承的重头图书,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在传承中原文化、弘扬中原人文精神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时,刘俊生一直憋在心里的话涌到嘴边,忍不住插话:“焦书记,每次跟你下乡,你都告诉我带上照相机,可为什么不让我给你照相呢?”

兰考县委书记黄道功对外宣称:焦裕禄和泡桐都是兰考的名片。眼下,全国以桐木为原材料制造的民族乐器,有90%来自兰考泡桐。作为新任兰考县委书记,他将和兰考人民一起闯市场,把泡桐乐器打造成兰考的新名片。

5月
10日,由河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人民记者穆青传记》出版座谈会在郑州举行。来自国内出版界、高校、文化界的专家、学者汇集一堂,对穆青精神和焦裕禄精神进行了深入研讨。《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是穆青的代表作之一,而穆青也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焦裕禄精神。我们在《人民记者穆青传记》里进行了详细的描述:焦裕禄的秘书李忠修补充说:他跟在焦裕禄身后,走进一个低矮的茅屋,屋内一双老人,男的叫梁进财,有病躺在床上。正如《人民日报》2014年
4月
1日的评论《中国新闻史上的一座丰碑——品读〈人民记者穆青传记〉》中说的,“焦裕禄已不再是一个名字,他已超越了一个具体的典型,成为今天、明天‘为人民’的象征。

焦裕禄被刘俊生变着法儿讲的一番理由逗笑了,挥了一下手臂对刘俊生说:“你讲得有道理,有道理。好吧,你找理由给我照相,那今天就照一张吧!”

这个帖子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很多兰考人表示赞同和支持,有人认为,兰考的泡桐驰名中外,“兰考泡桐”被评为我国八大优良树种之一,《中国泡桐》一书中,专门对“兰考泡桐”作了介绍,兰考获得“泡桐之乡”的荣誉当之无愧。还有人认为,泡桐本来就是兰考的一大特色,也是兰考人的象征,还是焦裕禄精神的载体,作为兰考特有的文化物质遗产,兰考应该争取“中国泡桐之乡”的称号!

记得那天,同学们聚集在大礼堂,听县委书记焦裕禄讲话。他面容清瘦,衣着朴素,但精神矍铄。记不得他当时讲了些什么,只知自那以后,大家干劲儿很大,手掌都打了血泡,硬是把一大片板结的荒地给翻得松软,种上了麦子。那是一段短暂而难忘的经历,所以后来读《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我格外感动,泪流不止。

刘俊生把周原引进自己住室,取出焦裕禄的旧棉鞋和破袜子对周原说,这是焦裕禄穿了好几冬、补了又补的旧鞋袜。接着又拿过一把破藤椅,对周原讲起焦裕禄肝病严重时,就用硬物顶在椅靠上抵住肝区止疼,时间长了,藤椅被顶了个大窟窿。

光阴荏苒,如今,焦裕禄亲手种下的这棵泡桐树已经枝繁叶茂,两个人都难以合抱,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焦桐”,并立碑昭示后人,被视为焦裕禄精神的象征。

兰考日新月异。焦裕禄精神的种子在祖国大地上发芽、开花、结果。我想,这定然是穆青老师最想看到的!

焦裕禄说:“让你下乡带照相机,是让你多给群众拍照。广大群众为改变兰考面貌忘我劳动的精神,是很感人的。给群众照相,既对他们是个鼓舞,又很有意义。”

兰考泡桐生长迅速,“一年一根杆,两年粗如碗,三年能锯板”,当地民谚说:“要想富,栽桐树,生产致富好门路。”兰考县固阳镇范场村有近700户人家,家家都种有泡桐,全村有泡桐树上万棵。该村农民孔令选算了一笔账:一棵普通的成材泡桐,如果做盖房的木料,按时价计算,不过三四百元;但现在乐器厂的收购价要高近一倍,而把它加工成古筝、琵琶以及出口日本的榻榻米等高档用品,就可以卖到上万元。“泡桐现在越来越金贵了,价钱一直在往上涨,不舍得卖!”孔令选老人感慨地说。

河南人民出版社;兰考;人民记者穆青;穆青传记;焦裕禄精神;泡桐树;陵园;县委;榜样;读者

焦裕禄被“发现”,不是径情直遂和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一个渐进的过程。

兰考常年拥有800万株以上的泡桐,有关部门考察认定,兰考在泡桐的种植和开发方面在全国首屈一指,已成为我国内陆地区最大的泡桐加工基地及民族乐器生产基地。由于我国的木材供需矛盾突出,外地客商纷纷看好兰考泡桐的发展前景,上海民族乐器厂等一批颇具规模的企业纷纷落户兰考,把兰考作为原料和生产基地。

5月10日,由河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人民记者穆青传记》出版座谈会在郑州举行。来自国内出版界、高校、文化界的专家、学者汇集一堂,对穆青精神和焦裕禄精神进行了深入研讨。

刘俊生终生难以忘怀的是,1964年春节过后,经省委同意,《河南日报》约兰考县组织一个反映治理内涝风沙盐碱“三害”成果的专版,其中有焦裕禄写的一篇文章。其他稿件收齐时,刘俊生到焦裕禄办公室,想看看他的稿子写得怎样了。一进门,刘俊生看到焦裕禄正伏在办公桌上,左手拿茶杯顶着右侧椅靠和疼痛的肝部,右手执笔在写文章。看见刘俊生进来,焦裕禄放下笔,神情痛苦地说:“俊生呀!看样子,这篇文章我完不成了。我的病越来越重,肝部这一块硬得很,疼得支持不住。”

出人意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兰考泡桐的“含金量”与日俱增,毫不起眼的泡桐树不仅改变了兰考的生态环境,还给兰考人带来了商机,成为该县农民脱贫致富的“绿色银行”。

焦裕禄陵园的泡桐花开得旺盛,来瞻仰的人络绎不绝。当年,这里是县城北面的沙丘,焦裕禄亲手栽种上14棵泡桐苗。他说过,活着我没有把沙丘治好,死了也要把我埋在沙丘上……如今,这些泡桐已顶天立地、交枝接桠,花团锦簇。一串串泡桐花从天空飘飘洒洒地垂下,织成鲜花的帐幕,覆盖着陵园,护卫着这位42岁的英雄。他的目光如50年前一样庄严、澄澈、深邃……

随后,习近平还在附近一片绿油油的麦田中,亲自植苗、培土、浇水,栽下一棵焦桐,留下一腔思念,希望生生不息的焦裕禄精神在神州大地永远传承、永放光芒。

去年11月26日,在中国国际专业灯光音响及乐器展览会上,专程赶到现场的兰考县委书记黄道功怀抱琵琶,当起了“推销员”,帮兰考农民卖起了乐器,一时间引起轰动,媒体纷纷将镜头和话筒对准了兰考展厅,兰考泡桐制作的民族乐器,吸引了众多眼球。

第三次是1996年8月,我们追寻穆青的足迹来到兰考。当时,泡桐叶茂,绿荫如盖。因泡桐材质好,轻,防腐防潮不变形,是做家具的上等材料,又在航空、造船等行业有广泛的用处,兰考成了泡桐加工出口基地。“谁说兰考穷?兰考出泡桐。泡桐走国外,天下都闻名!”让兰考人自豪的还有:因桐木共鸣性强,他们制造的乐器在全国得了金奖!

“有啊!”刘俊生说着,马上领悟了穆青提示的含义。中国顶级记者的询问,像一束洞幽烛微的光,照亮了焦裕禄手扶泡桐树蕴含的意义。刘俊生赶紧找到城关公社胡集大队党支部书记胡安民,建议队里采取得力措施,切实保护好这棵泡桐树。

县委书记为泡桐做的乐器做义务“推销员”!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小崔说事》节目组的关注,节目组邀请黄道功和兰考农民做客央视,为观众讲述兰考泡桐背后的故事。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莆京cc http://www.grocities.com/?p=16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