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莆京中国史 › 临盆经营形式的上马调节

临盆经营形式的上马调节

由于手工业合作化高潮来势迅猛,各级领导机关对此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不足,尤其对我国手工业长期形成的分散生产、独立经营的特点注意不够,以致在手工业内部和外部关系上出现了不少问题。主要表现在组织形式上的盲目合并,原有的供、产、销关系被打乱,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手工业的发展。

对个体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过渡时期总路线提出的三大改造任务之一。由于我国工业基础薄弱,手工业历来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我国手工业的行业和品种很多,如陶瓷器、度量衡器具、小五金、竹木漆器、农具、制糖、酿酒、面粉、毛皮、针织、刺绣、文具、民族乐器、雕刻等,几乎包括人民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广大农村,农民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大部分是由手工业生产的,约占所需量的60%—80%左右,而由大机器生产的只是少部分。我国手工业技术源远流长,不少产品不仅驰名国内,而且在国外也很有市场。在工业化建设初期,轻工业还远不能满足人民生活日益增长的需要,手工业的重要性尤其明显。据国家统计局1952年的初步统计,全国城乡手工业工人和手工业独立劳动者达1930余万人,手工业产值由1949年的32.37亿元增加到73.12亿元,占工业总产值的20.6%。

1955年上半年,手工业合作组织在过去两年的基础上,又得到进一步普遍发展,全国达到近五万个社,人数近150万人。发展基本上是健康、稳步的。而从1955年下半年起,随着在农业合作化问题上批判所谓“小脚女人走路”、“右倾保守”思想的形势下,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也不可避免地加快了步伐。

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进入到全行业公私合营新阶段,客观上是几年来经济发展的结果,但是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群众运动浪潮,则在很大程度上是七届六中全会批判“右倾机会主义”所起的推动作用。形势发展如此之快,从中央到地方都是没有预料到的。各地准备工作不足,这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些问题。中央及时采取对策,提出调整方针和解决办法,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改造高潮中出现的缺点和偏差。

由于当时认为只有实行集中生产,统一核算的大社才属于社会主义性质,各地盲目办大社、并大社的现象普遍发生。有的合作社社员人数高达1400余人;有的地方组织的综合社,包括十几个行业;有的合作社跨区、乡纵横达几十公里,发一次工资骑自行车要跑上几天路程。许多城市把遍布居民区的修理服务性行业归类合并,只设少量门市部,给居民带来不便。在集中生产、统一经营的方式下,合作社的产品花色品种比自营时大为减少,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下降。一些传统的名牌产品也失去了原有的特色。这样就出现了既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又影响社员的收入等问题。

手工业是地方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于支援农业生产,满足城乡人民生活需要,弥补大工业产品的不足以及特种工艺品出口等方面,都有重要作用。但是,就其生产方式及发展现状而言,它又是分散的,生产条件十分落后,不能使用新的技术。如果不通过经济改组,将古老的生产方式改造为近现代生产方式,我国的手工业将在生产和销售上遇到许多困难。个体手工业作为小商品经济,抵御经济风险的能力很弱,基础是不稳固的。如果听其自发地发展,会走少数人发财、大多数人破产失业的道路。因此,改造个体手工业的任务,就是逐步引导手工业劳动者走社会主义集体化的道路。

12月9日,中央手工业管理局、中华全国手工业合作联合总社筹委会召开全国重点地区手工业组织检查工作座谈会,检查“与总路线要求不相适应的保守思想”,提出“加快发展,迎接高潮,全面规划,计划平衡”的新任务。接着,12月21日至28日,第五次全国手工业生产合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前,刘少奇听取手工业管理局负责人的汇报时提出:手工业改造不应比农业慢。与其怕背供销包袱,还不如把供销包袱全部背起来好搞些。他要求手工业合作化在1956年、1957年两年内搞完,说“时间拉长了,问题反多”。12月27日,毛泽东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序言中,也提出在1956年上半年,应当解决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速度问题。

同农村经济相比,城市经济的构造更为复杂,生产改组和经济改组牵涉到公私、劳资、供产销、人财物等方方面面,需要大量繁杂细致的准备工作和周密安排,才能保证在所有制的变革中尽量避免或减少损失。党中央、毛泽东在部署全行业公私合营时曾预先提醒说,“不要搞一阵风”,要充分准备,做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然而一旦群众运动高潮来临,势必给正常的工作程序带来冲击,如同陈云所描述的:“他们要求得很厉害,天天敲锣打鼓,迎接公私合营,就只好倒个头,先承认公私合营,再来进行清产核资、生产安排、企业改组、人事安排。”在这种形势下,有关政策规定很多难于贯彻执行,以至实际工作中出现混乱状况。不少地方不顾实际情况和条件,机械地仿效北京市的做法,对行业繁杂、数量众多、情况各异的私营工商业不加区别地宣布实行公私合营,发生了不少影响经济正常运行的问题。

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原已暴露的供产销矛盾更加突出。手工业合作化后,商业部门对手工业生产采取的加工订货办法未加改进,使手工业合作社在自购自销方面受到某些限制。许多独立手工业者入社后,原来分散经营时的供销协作关系中断了。个人不能接受零散定货,合作社的统一经营一时又建立不起来,致使生产停顿。由于盲目集中,组织管理混乱,使手工业者本来不多的财产受到损失。统一计算盈亏,也使一部分技术高的社员降低了劳动收入。手工业合作化后,约有20%的社员收入比入社前有所减少,约有5%的社员生活比较困难。不论新社或老社,分配中的平均主义都较为普遍。师傅带徒弟一般未给予报酬。劳保福利差的问题,因积累少也无力解决。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出现少数社员退社的现象。实行合作化后,对一些从事特种工艺的手工业者和民间老艺人照顾不够,原有的师徒关系淡薄甚至被割断,不利于传统行业技艺的传授。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在努力帮助手工业恢复和发展生产的同时,积极探索手工业者走向集体化的途径。1950年7月,中华全国合作工作者第一次代表会议召开,刘少奇、朱德到会讲话。刘少奇强调,手工业合作应从生产中最困难的供销环节入手,主要是供给原料,推销成品,“尽量不采取开设工厂的方式”。朱德也强调先不要急于改变所有制形式。会议明确组织手工业生产合作社的目的是,联合起来,凑集股金,建立自己的供销机构,去推销自己的产品,购买原料和其他生产资料,避免商人的中间剥削,提高产品的数量和质量。1951年和1952年,全国合作社联合总社先后两次召开全国手工业生产工作会议,初步确定了组织手工业合作社的方针、步骤和方法。经过重点试办,截至1953年底,全国组织了手工业生产合作社4806个,社员达30万人,并在不同程度上表现了组织起来的优越性。

在这样的形势下,第五次全国手工业生产合作会议着重批判了怕背供销包袱而不敢加快手工业合作化步伐的“右倾保守”思想,研究制定了“一五”计划期间基本上完成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全面规划。这个规划的总要求是:1956年组织起来的社达到手工业从业人员的74%,1957年达到90%,1958年全部组织起来。这就大大加快了手工业合作化的进程。根据有利于改造、有利于生产的原则,会议对手工业种类繁多的行业进行了划分,分别通过手工业合作社方式,公私合营方式或合作社商业的方式,对它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中共中央同意并批转了这次会议的报告,并在批语中指出:“加快手工业合作化的发展速度,是当前一项迫切的任务”。

许多地方在批准合营后,没有按步骤进行清产核资、生产安排,而是急于进行行业改组,把许多工厂、商店以至小手工作坊、个体的夫妻店统统合并起来,实行集中生产、统一经营、统一核算。结果,原来私营工商业有利于拾遗补缺、灵活经营等优点被改掉了。合营后,行业改组缺乏客观依据,许多不该合并的行业合并了,不该分开的分开了,有些可以合并的又合并得过大。如雇四个工人以上企业归属工业,雇四个工人以下的归手工业,使某些长期形成的行业被人为地割裂开。服装、鞋帽业历来有前店后厂的传统,改组中将前面归商业,后面归手工业,这就打乱了企业原有的供销渠道、生产协作和赊销关系,造成供产销脱节现象,妨碍了正常的生产和经营。原来遍布城市居民区的商业、饮食、修理、服务业网点,因盲目合并而撤销过多,给人民生活带来不便。许多企业在合营后,失去了原来的产品特色和经营特色,产品品种减少,质量有所下降。例如北京有名的老字号“东来顺”涮羊肉、“全聚德”烤鸭,由于合营后轻易地改变原料供货渠道和制作方法,品牌效益比过去降低了。一些地方在合营后,对原私营企业资方人员的安排和使用欠妥当,或者名义上安置了,实际工作中却没有处理好公私共事关系。

上述手工业改造高潮中出现的问题,主要是由于指导方针上急于求成,盲目集中、合并,忽视手工业分散生产、独立经营的特点造成的。党中央、国务院发现并注意到这些问题,要求予以纠正。1956年1月30日,周恩来在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指出:“必须掌握手工业各种不同的复杂情况,正确地执行对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在合作化以后,凡是不宜于集体生产的,就应该保持分散生产的形式”。2月8日,国务院《关于目前私营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若干事项的决定》明确规定:参加合作社的个体手工业户,必须保持他们原有的供销关系,一般应该在一定的时间内暂时在原地生产,不要过早过急地集中生产和统一经营。手工业中的某些分散、零星的修理业和服务业,应该长期保留他们原有的便利群众、关心质量的优点。某些具有优良历史传统的特殊工艺,必须加以保护。某些适合于个体经营的,应该维持他们原有的单独经营方式。

过渡时期总路线公布之后,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党中央认为,实现对个体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和总任务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如同对个体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一样,对个体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也是要经过合作化的道路,把手工业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改变为集体所有制。手工业者一方面是劳动者,但同时又是小私有者,必须经过说服、示范和国家援助的方法,提高手工业劳动者的社会主义觉悟,使他们自觉自愿地组织到手工业合作社中。国营商业和各地供销合作社必须和手工业者建立密切联系,供应他们所需要的原料,推销他们所生产的成品,从供销方面帮助手工业者组织起来,使他们的生产走向正常,更好地为农业和工业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

在农业合作化运动迅猛发展、尤其是城市工商业全行业公私合营浪潮的推动下,刚刚进入1956年,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高潮开始出现。1月11日,北京市在批准全市工商业实现公私合营的同时,宣布手工业也全部实现了合作化。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学习北京的经验,改变原来以区为单位、按行业分期分批分片改造的办法,采取全市按行业将手工业全部组织起来的方式。随后,天津、南宁、武汉、上海等城市很快实现手工业合作化。2月底,全国有143个大中城市(占城市总数的88%)和169个县基本上实现了手工业合作化,参加合作组织的手工业从业人员达300万人。

全行业公私合营中出现的上述问题,引起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1956年1月25日,陈云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及时提出,现在全行业公私合营的工作仅仅是开始,先批准合营,等于把清产核资,安排生产,改组企业,安置人员,组织专业公司等工作放到后边去做。这是需要注意的。1月30日,周恩来在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的报告中强调说:我们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改造的基本目的是为了改变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它的最终表现是生产的发展和提高。因此,在实行合营的过程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保证生产和营业的正常进行,绝不允许在生产和经营上发生混乱现象,造成国家和社会财富的损失。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莆京cc http://www.grocities.com/?p=129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