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莆京风俗习惯 › 韩伟:与高卢雄鸡总理希拉克的考古情谊

韩伟:与高卢雄鸡总理希拉克的考古情谊

本报记者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希拉克1991年访问西安时,还戴一副宽大的黑边眼镜,后来这副眼镜就再也没在脸上出现过。眼镜哪里去了?

责任编辑:西河 上篇文章:百幅剪纸见证共和国历程
110岁胡家芝亮相个展[多图]下篇新闻:视频:九九重阳 百寿图祝福老人节
图片 1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中国一绝世界独家警营才子苏恒的字画情节·按时打发士大夫·曲艺表演技巧-弹打八角鼓·曲艺表演技巧-口技·曲艺表演技巧-开脸儿·曲艺表演技巧-现挂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中国情结国际时事文史精华2019-09-26 18:29 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0评论
收藏|xGv00|9e1af0bee8cab9a1931a638641907475|xGv00|da7bcdfd4f43adfd202030b53d9941f4编者按:当地时间2019年9月26日,法国前总统雅克·勒内·希拉克去世,享年86岁。本文原发于2018年9月。雅克·勒内·希拉克,法国政治家,20世纪50年代曾经加入过法国共产党。1977年至1995年间3次连任巴黎市长,并兼任法国总理;1995年5月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第五任总统,2002年5月连任。他曾于1978年和1991年分别以巴黎市长和法国总理身份访华;1997年5月、2000年10月、2004年10月和2006年10月四度以法国总统身份访华。2009年4月,已经退休的他又以私人身份访问中国。从北京、上海、西安到湖北、四川,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半个中国。“中国文化始终令我心驰神往,并能使我常有所悟”希拉克对中国及亚洲艺术有着浓厚兴趣。在他少年时代,父亲聘请了一位白俄家教指导他研习东方文化,这位家教每周都要带他去离家不远的吉美博物馆参观,这是法国专门收藏亚洲文物的国家博物馆。希拉克流连忘返,特别酷爱馆内收藏的中国古代文物,尤其是那里的青铜器和宋瓷等中国古代艺术珍品。希拉克能用法语即兴背诵唐诗,还能准确默写出中国朝代纪年表,甚至能准确判断中国青铜器的历史年代。他特别喜欢研究青铜器,每天睡觉前,他都要看十几分钟关于青铜器的书。因此,他可以和中国此领域顶尖专家进行学术交流。希拉克曾在欢迎中国国家元首的晚宴上吟咏杜甫《客至》中的两句诗:“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显示了他对中国文化和历史的理解非同一般。希拉克特别喜欢中国古典诗词,他很推崇中唐诗人李白和杜甫。尤其欣赏李白诗的气魄和潇洒。他曾当众用法语即兴背诵了唐诗。2004年巴黎书展上,希拉克与中国驻法大使谈起李白和杜甫,脱口而出说,李白和杜甫年龄相差11岁。在一次私人聚会上,希拉克向朋友们表示,他有个心愿,就是在退休后完成一部关于中国唐代“诗仙”李白的电影剧本。有一次,希拉克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只见他坐在那里听其他国家领导人发表讲话时,沉思不语,接着又在纸上奋笔疾书,写好后他把纸条递给身边的助理。这位助理一看,原来是总统手写的“中国历代年表”。希拉克吩咐说,立刻查询一下,这张表是否有误。后来查询的结果是,完全准确。1997年5月,希拉克第一次以法国总统身份访问中国,他特地在北京设宴招待中国文化名流,一些著名中国画画家受到邀请。有画家当场为总统和夫人作人像素描,赢得法国贵宾们的赞誉。这次宴会后,有位画家以杜甫诗意境创作了一幅《望岳图》,并托人转赠希拉克总统。不久之后,画家接到希拉克签名来函,信中写道:“先生深知我对亚洲文明,尤其是中国文化的热爱,中国文化始终令我心驰神往,并能使我常有所悟。请允许我再次表达对您作品的赞誉,对像您这样富有才华的现代艺术家天才的称颂。”访华期间,希拉克还会见了上海博物馆的青铜器专家。会见时,青铜器专家把专著《中国青铜器全集》前14本赠送给希拉克。希拉克在翻看这部著作时,见到一幅夏代青铜器照片,他问专家:“这是不是二里头文化三期的青铜器?”专家大吃一惊,愣了好半天才点头称是。接着,希拉克又将大约3600多年前的二里头文化三期的特征娓娓道来。1998年秋天,有一个青铜器展览在巴黎举行,希拉克总统亲自为这个展览撰写解说词,并在巴黎再次会见这位青铜器专家,他们之间两个小时的谈话还是从河南偃师的二里头文化开始的。“世界上公认有七大奇迹,今天看了秦兵马俑,我要说这是第八奇迹”1978年夏,希拉克担任法国总理兼巴黎市长,他和妻子首次访问了中国。这次,希拉克第一次到访古都西安。当他听说西安远郊有新文物出土,并且还未对外开放时,很是感兴趣。在邓小平副总理的陪同下,希拉克成为第一个参观秦陵兵马俑的外国人。站在骊山脚下的西杨村畔,面对着正从渭河平原黄土层下发掘出来的成百上千、栩栩如生的秦代兵马俑军阵,壮观场面令希拉克十分震惊,他喜不自胜地说:“世界上公认有七大奇迹,我今天看了秦兵马俑,我要说这是第八奇迹。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过埃及;不看秦俑,不算真正到过中国。”稍一停顿,他又打着手势补充说:“而且秦俑应该名列前茅!”于是,“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说法便广为传开,这也对中国兵马俑走向世界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今已成为秦兵马俑的代名词。1991年秋天,希拉克卸任巴黎市长,私访西安。在刚刚开馆不久的陕西历史博物馆,他仔细观赏院落中每件藏品,倾听专家对文物发掘的起缘、年代、质地和价值的讲解。参观中,当讲解到一件唐三彩马的隋唐文物时,希拉克突然打开话匣子,神采飞扬地“反客为主”为大家讲解了起来,随行的法国记者们都听得兴致盎然,频频点头。1998年7月,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访问巴黎时,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面前,希拉克摆脱外交礼仪束缚,在总统府特意会见了所长。所长送给希拉克总统一幅玉璧拓片,并告诉他这是一块汉玉。希拉克看了拓片后说,从玉璧图案纹饰看,像是春秋战国时代的。所长向他解释,从图案看确有春秋战国时代特征,但中间部分的文字却是汉代文字,表明这是一块汉玉。希拉克与研究所所长促膝交谈,详细询问了有关西安北郊汉墓发掘工作进展情况,他还提出了为什么至今不能发掘秦始皇陵、陵墓下是否有城墙、秦国凤翔和西陵芷阳东陵的具体位置等十分专业的问题。所长是考古学者,对于希拉克渊博的中国历史文化知识十分惊讶。数年后,已经退休的所长回忆起与希拉克总统的这段交往,感慨说:“我钦佩他的个人魅力,更欣赏他作为一个西方政治家对东方文明的深刻理解。”2000年12月,在希拉克的邀请下,在巴黎小皇宫举办了“中国考古发现展”。希拉克总统走到展出的一块汉代玉璧前,久久凝视着这块迄今为止中国发掘出的最大玉璧。希拉克仔细参观后评价说,这是“法中文化交流的经典之作”的展览盛会。他走到秦始皇兵马俑展品前,对中方人员说,“我很荣幸成为最早参观这一奇迹的外国人。那是1978年,也就是兵马俑博物馆开放的前一年。其后,我去过好几次,其中一次是与邓小平先生一同参观的。”希拉克在他的回忆录《步步为赢》中对西安有专门描述:“西安也让我很震撼,西安在好几个世纪里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是繁荣的文化和艺术中心,建立大秦帝国,统一中国的始皇帝就葬在西安,他的陵墓有大军守护,秦始皇陵还没有打开过,我赞成保持原样,以免造成破坏。据说,整座陵墓是一座陶土制成的城池,中间有一道水银河穿过,覆于城上方的穹顶表面记录了当时中国人全部的天文知识,比其他民族都要先进,这座陵墓至今还隐藏着许多未知的秘密……”“带着深厚的情感重访中华文明的圣地西安”2006年10月,希拉克在总统任上最后一次访华,特别选定西安行,并对这次访问非常期待。这是继1978年、1991年之后,希拉克第三次访问西安。希拉克与西安的考古文物结缘已近30年。他希望看一些壁画和陕西新出土的文物,并参观一下考古工地。中方对此非常重视,专门安排希拉克参观汉阳陵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唐墓壁画库,并将轰动考古界的眉县杨家村出土的青铜器和韩城梁带村出土的精品文物,拿到唐墓壁画库内供其赏析。希拉克仔细观赏了陕西近几年出土的青铜器、壁画,当神往已久的宝贝近在咫尺时,他双眉向上挑了一下,眼睛瞬间睁大了很多,他竟忘记了戴白手套而径直上前观赏。在观赏这些青铜器时,希拉克一直没有用手触摸,对文物非常尊敬。参观韩城梁带村出土的青铜器时,工作人员将白手套递到希拉克手里,他迅速戴上,捧着这些宝贝,拿起放大镜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看了个够。“用手直接触摸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希拉克像孩子一样笑了。专家向希拉克介绍了近期出土的陕西省最高级别的一组玉石—芮公夫人的饰品,并告诉希拉克,他是第一个看到这些宝物的外国元首。希拉克非常高兴,并询问专家出土文物的材质、用途等。参观墓葬壁画是希拉克特别要求的。陕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唐墓壁画不论数量、等级都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称赞说:“唐墓壁画和兵马俑一样有价值。”讲解员对希拉克说:“我们现在是从西周(青铜器)来到了大唐(唐墓壁画)。”希拉克风趣地说:“跨度很大,像‘大跃进’一样!”大家都被他逗笑了。离开陕西历史博物馆时,陕西省委书记将逨盘的原拓卷轴和舞马衔杯银壶的仿制品作为礼品赠送给希拉克。希拉克深知这一礼物的珍贵。当陕西省委书记慢慢打开拓片时,希拉克仔细端详连连道谢。当收起卷轴时,希拉克说:“我要亲自卷起它!”他很小心地将卷轴慢慢卷起,并再次表示感谢。西安,在希拉克心中占有极高的分量。在谈到这次对西安的访问时,希拉克说了一句韵味深长的话:“(我是)带着深厚的情感重访中华文明的圣地西安。”1991年汉阳陵刚发掘时,希拉克到工地来过。15年后旧地重游,希拉克非常兴奋,不停地问这问那。原计划50分钟的参观时间大大超时了。在汉阳陵参观时,为节省时间,最后一个展厅—中间厅原计划不做讲解,穿过即可。当希拉克穿过中间厅走向出口时,突然又转身向回走了十几米,去欣赏中间厅内一个由数百个陶罐组成的陶罐墙和其他几个展柜。这样原计划在西安停留3个半小时,但因参观文物兴趣颇浓,连午饭和午休都省了,专机也延迟了一个多小时才起飞。“我本人十分景仰有着最古老最丰富文明的中国”2000年10月21日,希拉克总统到扬州参观,他提出要看看著名的京杭大运河。大运河是隋炀帝修建的,席间有人问,隋朝有几位皇帝?中方有一人不假思索说是两个:隋文帝和隋炀帝。希拉克听了翻译后,立刻说:“不对,是三位,隋朝有三位皇帝,还有一位恭帝,在位时间很短。”2004年金秋时节,希拉克总统第三次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也是他第一次访问邓小平的故乡四川。行前,他曾说:“四川省对我个人而言具有特殊意义。我知道邓小平先生是四川人,今年又是他诞辰100周年。”四川省的同志精心挑选了9件三星堆的珍贵文物请希拉克观赏。希拉克一行抵达旅馆已经是晚上11点多,工作人员担心影响总统休息,计划安排15分钟观赏文物,结果希拉克用了40多分钟拿着放大镜前后左右仔细观赏,还不时和专家交流。他看到一个跪俑时说:“这是二号坑出土的吧?为什么跪着,有结论吧?”在场的陪同人员听了无不惊讶与赞佩。2003年春节,希拉克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举行新春招待会,中国旅法企业和文化界知名人士近300人应邀与会。希拉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2003年秋季“中国文化年”在法国举办,2004年秋季“法国文化年”在中国举行,这是法中两国关系中的大事,对增进法中两国人民的互相了解和促进两国文化、经贸等各方面合作意义重大。文化年期间,希拉克参观了中国的展览,给予了高度的赞赏。他亲自到大宫殿博物馆出席《神圣的山峰》开幕式。一国总统参加一个文物展览的开幕式是不多见的。当希拉克看到两块青铜器的说明牌时,提出两个牌子摆错了,当下就叫博物馆馆长赶快调换。当时在场的中方专家问他:“您最喜欢哪几件山水画?”他指着明代沈周、文徵明,清代石涛等所作七八件山水画说:“这件、还有那件、那件……”这几件是此次展览级别最高的展品—一级甲等。中方专家跟他开玩笑,建议他退休以后到中国来参与文物定级工作。在孔子文化展上,希拉克津津有味地欣赏了近两个小时,比原定的时间多出了一小时。希拉克说:“我本人十分景仰有着最古老最丰富文明的中国,我爱中国。在法国举办的中国文化年极为成功,这再次证明中国是多么的引人入胜,令人神往。人类只有通过不同文明的对话,才能营造一个开放、相互尊重的世界。”法国人民血液里浸透着浪漫和艺术,在希拉克的影响之下,他们与中华文化相遇的时候是可以用心灵来交流的。法国政府为了回报这个展览以及中法文化年的系列活动,特地将埃菲尔铁塔装上了千万盏红灯,“中国红”染透了整个埃菲尔铁塔,远远看去,在春夜里的蒙蒙细雨中发出了暖人的光亮,映红了香榭丽舍大街的轮廓。2008年4月,希拉克已经退休。中国外交学院拟邀请他到访中国并授予他国家级外交学院名誉博士学位,与他联系后,他欣然同意。这是他退出公职后首次接受此类荣誉,显示了他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和对中国文化的浓厚情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当韩伟介绍到一件“玉握”,并说这里面可能包含了北方草原的文化信息,器物形制受到了北方文化的影响时,希拉克立即要来了手套和放大镜,仔细观察研究一番,并谈了自己不同的见解:“北方的游牧民族怎么可能有这么精美的纹饰?”

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图片 2

厅中心摆放着镶嵌有鎏金铜饰件、四腿均为带翼神兽的条桌,周围是带镀金靠背和扶手的天鹅绒沙发,墙面上有法国皇室标志力士花盾和大型挂毯。

希拉克访西安·情缘

希拉克总统对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古老的历史与文明情有独钟,也有很深入的研究,担任总统后曾先后四次访问中国,他每次访华都要参观、访问一些文化古迹。陕西是中华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省份,希拉克总统1978年曾参观过秦兵马俑。他此次来华访问之前,在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时曾说,他将“带着深厚的情感重访中华文明的圣地西安”。

这时,希拉克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问韩伟到巴黎做什么事,还能停留几天。希拉克说他是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刚结束的第二天到达纽约的,没有看见中国这批珍贵的文物。

在汉阳陵地下博物馆的玻璃通道参观时,法国朋友们显然没见过这种陈列方式:2000多年前的中国历史就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脚下就是汉代帝王原汁原味的陪葬坑,一些考古工作者在现场发掘。

10月28日,应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正在我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访问了陕西省,参观了汉阳陵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
国务委员陈至立,陕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建国,陕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袁纯清及西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宝根陪同。

韩伟告诉希拉克说,这些青铜器出土的地方,方圆仅400亩地就勘探到895座墓葬和64座车马坑,展出的只是二三座墓葬中的文物。希拉克对此表示十分惊叹。

行程:原计划在西安停留三个半小时,但因参观文物兴趣颇浓,连午饭和午休都省了

今年3月,中国首座现代化全地下遗址博物馆———汉阳陵正式向游人开放。今天的汉阳陵在万盆金菊的装点下格外好看。希拉克走进坑藏保护展示厅,兴致勃勃地逐一观看出土的各式彩陶,陪同参观的袁纯清向总统介绍了彩陶的发掘过程和修复情况,希拉克神情专注,不时提问,并与博物馆的专家进行交流。参观结束时,希拉克深有感触地说,这里大量丰富的文物仿佛把我带回了历史,历史是由各民族自己创造的,文明却属于全人类,中国政府在保护历史文化方面做得是最棒的!他欣然题词:对为世界文明和历史作出杰出贡献的中国考古工作者由衷地表示敬佩和敬意。

17:55,在宫内负责礼宾官员的导引下,韩伟由大厅左侧长长的楼梯上到主楼二层,有官员引导他们进入总统会见厅。这儿与总统办公室一墙之隔。

在汉阳陵参观时,希拉克不停地招呼他的法方随员参观,还用法语给他们讲个不停。汉阳陵博物馆馆长吴晓丛悄悄问翻译:“总统在说什么?”“总统在给他们‘扫盲’!”翻译笑着回答。原来,希拉克在不停地给大家讲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就像在讲自己家乡的故事。

参观时间比原计划整整延长了一个小时。离开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时,袁纯清说,总统先生每次来陕西都会有新的发现。我相信,您下次来一定会看到新的更精彩的发现,也许会发现新的奇迹。希望陕西和贵国在科技、经济和文化等方面能有更多、更紧密的合作与交流。下午3时15分,总统乘专机由西安回国,结束了他任总统后的第四次中国之行。

考古获勋第一人

■谢绝帮助 亲自卷起珍贵拓片

height="11%">

1998年6月3日,中国在纽约举办的“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胜利闭幕,韩伟负责将这次展出的191件文物护送到西班牙比尔堡市古根汉姆博物馆巡展,他抵达西班牙点交文物后便买了去巴黎的火车票准备回国。

希拉克访西安·花絮

昨天还寒气袭人的古城西安,今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暖意融融。上午11时许,总统专机抵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精神矍铄的希拉克总统健步走下舷梯,开始了他的古城之行、文化之旅。在4个小时短暂的参观访问中,从汉阳陵的彩陶到眉县杨家村出土的青铜器,从梁带村出土的美轮美奂的玉器到栩栩如生的唐墓壁画,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深深吸引着总统先生。他在每一件文物前驻足,在每一幅壁画前盘桓,迟迟不愿离去。

接见已持续了近一个小时,韩伟向希拉克提出,是否可以联合研究洛南旧石器遗址及秦东陵发掘?现在法国每年给中国300个奖学金的留学生名额,但全部集中在科技方面,能否在文博考古方面增加二三个名额专为陕西考古设置?希拉克立即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拨通电话向有关方面询问。

希拉克还曾表示想到兵马俑看一个新的考古现场,并说,如果能参加秦兵马俑的发掘,那将是他的荣幸。为此,省文物部门发掘秦俑6号坑时,为希拉克专门打制了一副考古用的手铲。考古队留了一个俑没有发掘,这个俑,就是为希拉克准备的。

随后,希拉克来到陕西历史博物馆。等候在博物馆门前的李建国首先对总统的到访表示热烈欢迎。在历博的庭院里,宾主边走边谈,李建国说,总统先生参观过秦兵马俑,刚才看了汉阳陵,一会儿,将观赏到周代的青铜器和唐代的壁画,这样,您在陕西将完整地看过周、秦、汉、唐这四个朝代的文物精品。李建国热情地说,您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陕西人民对您怀有特别友好的感情,您关于秦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经典概括,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您把陕西带给了法国,也带给了全世界。希拉克幽默地说,等到秦始皇陵发掘了,那就更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一席话,惹得在场的人开怀大笑。在迄今发现的青铜器铭文数之最的逨盘前,在章怀太子、懿德太子墓的壁画前,希拉克总统都饶有兴趣地拿起放大镜仔细观赏,对中国的青铜器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对中国古代精湛的制作工艺水平惊叹不已。他说,感谢你们让我参观了藏品如此丰富、世界上最精彩而声名显赫的博物馆。

韩伟静心等候着希拉克的接见。

希拉克仔细地欣赏着韩城梁带村出土的青铜器

作为著名考古学家、原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韩伟。韩伟一生钟情于我国的考古事业,创造了无数个中国考古史上的“第一”。他作为中国考古工作者的杰出代表,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之间的跨国情谊鲜为人知。

■建新博物馆时我还来

韩伟成为中国考古界获得法国骑士级荣誉勋位的第一人。

■看见青铜器 瞬间睁大眼睛

这天16时,翻译艾丽丝小姐带着韩伟提前来到香丽舍大街距总统府较近的咖啡馆,对接见过程进行简单排练,对提问和回答进行模拟,对相关礼节进行演练。

担任这一环节讲解的是陕西历史博物馆保管部主任、研究员申秦雁。她笑着对希拉克说:“我们现在是从西周来到了大唐。”希拉克风趣地说:“跨度很大,像‘大跃进’一样!”大家都被他逗笑了。

告别前,韩伟提出能否用自己的照相机与希拉克合影。希拉克爽快地答应了,并亲切地搂着韩伟的肩膀——瞬间,相机快门定格了一位中国考古学家与法国总统之间的跨国情谊。

昨日的西安,阳光暖人,天气非常好。袁纯清笑着对希拉克说,前几天西安一直下雨,因为您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也是西安的老朋友,所以把太阳也感动了,今天的阳光非常灿烂!

希拉克还问了韩伟本人的考古专长在哪个时代,秦东陵、西陵在什么地方?距离西安有多远,中国文物到国外展览的审批程序是什么,如果要调研文物展览内容需要什么样的审批程序等很多问题。

因时间关系,希拉克这次依然没有如愿。有了遗憾才有向往,在希拉克的心里,也许西安就是这样一座让他永远向往、永远魂牵梦绕的城市……

在授勋仪式上,毛磊大使没有要讲稿,便把韩伟的考古业绩如数家珍,讲了半个多小时,这太让韩伟感动了。其实,在毛磊大使了解韩伟的背后,更多的是希拉克对中国文化和韩伟的了解。

希拉克的夫人曾对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说,希拉克特别喜欢研究青铜器和中国历史,睡觉前都要看十几分钟关于青铜器的书。

本报记者 赵争耀 通讯员 庞博

■从西周到大唐 也是“大跃进”

走向爱丽舍宫

■为随行人员“扫盲”

希拉克回国后,心中仍然惦记着这个事。数年后,希拉克在总统府会见韩伟时,又回忆起当年未能成行的参观,询问那座古墓的时代、墓主人、出土文物等情况。当韩伟回答说是盛唐时期的墓时,希拉克竟随口说道:“是杨贵妃、玄宗李隆基时代吗?”由此看来,希拉克对中国隋唐时代的世系关系非常熟悉,对中国历史上的关键人物也很了解,不能不让人惊叹。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莆京cc http://www.grocities.com/?p=127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